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废材逆天:至尊小毒妃

第二百零八章 驱之,或斩杀

  

  她也没说会用内力将银针推出啊??

秦渊奕有些迷茫,可袁瑾宁的痛呼立刻拉回了他的思绪。

短短几息,袁瑾宁已经是满头大汗,精致的小脸都扭在了一起,勉勉强强的来了句:“将银……银针扎进去……”

秦渊奕回应了一声,捡起后擦去污渍,直接手上动用内力深深刺了进去。

这次,袁瑾宁没有条件反射将针震出了。

袁瑾宁紧紧闭着眼,嘴唇已经被咬破,流出了鲜血,她脑子一片混乱,迷迷糊糊有一片温暖抚过心脏,为她减轻了不少痛苦。

等袁瑾宁再次清醒,便对上一双满是担忧的眼。

见她醒了,秦渊奕眼底爆发出惊喜的光芒。

“你还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直接被袁瑾宁伸手给扒拉开,朝着地上一咳嗽,一口浓稠的黑血咳出。

泛着幽异诡光的血液散发着腥臭,袁瑾宁低头看着自己一身的银针并未动,有些哭笑不得,她觉得自己此时肯定特别像一只刺猬。

“你怎么了?难道毒还没有逼出?”秦渊奕斜眉紧皱,紧握的手暴露了主人的情绪。

“没有,那是一口堵在喉咙间的淤血,你看,我现在的血是正常红色,代表体内毒素已经全然排出,只要再好好用几颗清毒丸便能去尽淤毒。”

袁瑾宁解释,伸手将银针拔了下来。

秦渊奕悄悄松了口气,帮着袁瑾宁将银针拔下收好,原本或是金色或银色的针,现在已全是黑色,带着黏稠的血丝。

“多谢王爷帮忙,妾身感激不尽。”袁瑾宁吞了几颗药丸,冲秦渊奕点点头。

在对方灼灼的目光下,很是自然的扯过被子遮住了身体。

秦渊奕尴尬的咳了咳,以掩饰自己刚刚有些过于光明正大的目光。

“王爷不是要去征战?快去!”其实袁瑾宁不过昏睡了一小会儿,此毒虽然发作的时候疼痛难耐,可之后,除了身体有些无力外,精神其实还不错。

她必须在秦渊奕前往边疆前解了毒,否则,她毒发死在了府里,都没人可怜。

“……就这么赶本王走?”秦渊奕一挑眉,有些不满。

“王爷,边疆人民正生活水生火热之中,他们需要你!”袁瑾宁郑重的拍了拍秦渊奕肩膀,如此大胆的动作却令秦渊奕暗暗发笑。

她就是赶自己走而已,且是编着借口的那类

“好……在王府乖乖等本王回来,若是本王能够回来,就给你一份惊喜。”秦渊奕想起了还未送出去的玉镯子,是上次在趣宝阁以高价拍下的羊脂玉制作而成。

“王爷肯定能够回来。”

看着她浅笑的模样,秦渊奕唇瓣微微蠕动了几下,还是没有将喉间的话说出,其实他想带袁瑾宁一起去边疆……可战争不是玩闹,他也不能保证袁瑾宁的绝对安危。

可这么久见不到她,秦渊奕仅是想想心里就堵的慌,不舍的情绪从心口一点点蔓延而出,

秦渊奕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,转身离开了。

而他没看见的是,身后的袁瑾宁缓缓勾起了一个莫名的笑意,眯着的眼里满是思量。

……

……

此次赴往边疆,皇上一共派军十万,以摄政王为首,领军支援。

据前线战报,敌军总数只有七千余人左右,击退敌人绰绰有余。

尽管秦渊奕觉得讯息不够精确,敌军不可能只有七千余人就连续攻破了好几座边城,也多次向皇上提议。

可结果,都被皇帝以各种理由驳回。

次数多了,秦渊奕也就放弃了。

秦渊奕再次从宫里回府后,南宫毅派人宴请,由他做东。

两人见面时,南宫毅话语间多有暗示,虽然没有指明,却也勉强告知了秦渊奕,皇上想除去他的心思。

否则,也不会无论如何都不愿增加兵力。

因为南宫毅也觉得此事蹊跷。

凤灵国没有任何的防备之下,哪儿来的如此精准敌军兵力人数?

而这样的问题,问到了皇上处,依旧是石沉大海,犹如从未有过。

……

京城距离边疆至少也要好几日的时间,且为了保证大军不会因为长途跋涉,到了战场时身心俱疲,导致无力开战。

所以秦渊奕再次缩减了进程,七日的时间估计要十日才能到。

“将军,夜已深了,前边有一座小城,需要让大家伙儿休息一会儿吗?”虽然秦渊奕并未有将军封号,可他战神的名头也足够称得上一句‘将军’。

叶峮作为秦渊奕的专用副将,适时提议。

秦渊奕沉思了片刻,点了点头:“好,你安排众将士们在城门外扎营休整半日,派几名将士入城探一探。”

该防还是得防,万一有人动什么坏心思呢,秦渊奕需要万分谨慎才行。

大军朝着城镇出发了,除了几十位进城采购的将士,其余之人全都于城门外露营,燃着的篝火驱散了无边黑暗。

如此大的动静,自然也惹得了城主的注意,他明白前因后果后,便在士兵的带领下到了秦渊奕的营帐前,毕恭毕敬的高声:“将军,这儿露宿过于辛苦,不如进城去府小住一晚?”

“多谢城主的好意,可本王军中并无此特例,就不麻烦了。”秦渊奕婉拒,若是他今日为了舒服去了城主府歇息了,对于麾下的士兵们,多少有些不公平。

士兵们虽然不会说什么,可到底在心里还是有些介意。

城主又是劝了好几次,都被秦渊奕不咸不淡的挡了回去,最后不耐烦了,直接让叶峮将人给拎回了城里,太聒噪了。

今夜,已经是他离开京城的第三日了,不知袁瑾宁如何了……

秦渊奕出了营帐,坐在篝火前,望着正燃烧噼里啪啦响的火焰。

“将军,还不歇息么?”华谦是医者,也随着秦渊奕入军出征了。

毕竟,一旦与敌相战,死伤就会成几何倍的增加

“你先去歇息,本王睡不着。”秦渊奕拿着树枝拨弄了火堆,那跳跃的火光倒映在秦渊奕眼眸里。

等华谦离开不久后,一个小兵急匆匆的上前,行了军士礼。

“报——将军!有自称是您王妃的女子,说前来寻您!”

秦渊奕想也未想,直接挥挥手,面上满是不屑:“驱之,或斩杀。”

毫不留情的话,让小兵有些犹豫,可考虑到了秦渊奕的威严,并未再有言语。

小兵倒退数步,匆匆离开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